俄总统助理苏尔科夫:普京时代对俄罗斯意味深

原标题:俄总统助理苏尔科夫:普京时代对俄罗斯意味深远

参考消息网2月15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2月11日发表俄罗斯前副总理、现总统助理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的文章《普京的长久国家》称,“普京的国家”将长期存在,民众与领导人之间的信任将保证这个国家长久有效地运行。参考消息网编译文章如下:

“普京的国家”将长期存在

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到俄罗斯联邦,俄罗斯终于停止了分崩离析,开始恢复元气,回到了自身合乎常理的、唯一可能的状态,即日益强大的多民族一体性。

在全球历史当中,俄罗斯所被赋予的角色并不人微言轻,它不允许我们从舞台退场或是于跑龙套中沉默,也不会让我们长久平顺,它注定了俄罗斯不同寻常的特质。

这体现为俄罗斯国家根脉绵延,如今它已是先前未曾经历过的新型国家。人们对它的研究寥寥,但它的独特性与生命力已经得以彰显。

普京的政治机器刚刚加速运转,正在逐步适应未来长期的、艰难的、有意义的工作。距达到开足马力的阶段,尚需漫长的时日。因此,在很多年之后,俄罗斯仍将是普京的国家。就像如今的法国仍自称为戴高乐的第五共和国;在土耳其,虽然目前掌权的是反凯末尔主义者,但国家之根基依旧为凯末尔的“六支利箭”;而现今的美国,也还会从半封神的“开国元勋们”的形象及价值观中寻求力量。

俄意识形态开始反击西方

必须意识到、参透并将普京的执政体制乃至普京主义的整个思想和维度体系描述为未来的意识形态。这确实是属于未来的,因为现在的普京未必是普京主义者。俄罗斯业已形成的政治体系不只适用于本国的未来,而且显然也具备极大的输出潜力,这一经验被研究、被部分借鉴,在很多国家,无论是统治阶层还是反对派,都在加以模仿。

国外的政治家将在全世界干预选举和公投算在俄罗斯头上。事实上,一切要严重得多。在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的一败涂地之后,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便不再“举债”,而是开始自创自产意识主张,在新闻信息领域转而向西方发动反攻,导致欧洲和美国专家在预测方面的失误越来越多,选民奇特的支持偏好令他们感到惊讶、抓狂。惊慌失措的他们说,这是民粹主义的入侵。

俄致力揭批霸权和“美国梦”

不过,外国人对俄罗斯政治算法的兴趣是可以理解的,在他们自己的国家中,并没有预言家或是先知,然而,俄罗斯早就对他们如今所经历的一切,做出了预言。

当所有人都在鼓吹世界扁平化、抹去国界之时,莫斯科曾经很明确地提醒过世人,主权与国家利益具有重要价值。当时,很多人认为我们是陷入了对此类似乎早已不再流行的陈腐之物的“幼稚”眷恋。然而,21世纪却应验了我们的看法。英国脱欧、美国叫嚣着要“再次伟大”,欧洲为反对移民而高筑藩篱,以上只是去全球化、再主权化以及民族主义遍地开花的例证中的极少数。

当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在称赞互联网是一个自由不受限制、不可侵犯的空间,所有人可以为所欲为、似乎人人平等之时,正是俄罗斯向被愚弄的人类社会发出了清醒的拷问:“置身这张世界之网中的我们是谁?是蜘蛛还是苍蝇?”如今,所有人都猛然开始试图挣脱互联网的羁绊,揭露脸书网站纵容外国干预。曾经被渲染为即将到来的天堂雏形的自由虚拟空间,被网络警察、网络犯罪、网军、网络间谍、网络恐怖分子、网络道德说教者所攻陷、所钳制。

当“霸权者”的霸权已无人提出争议,统治全球的伟大美国梦几近实现,当很多人似乎看到了历史的终结,且剧终画面似乎已打出了“人民陷入沉默”的提示语,这一寂静突然被普京慕尼黑演讲的尖锐言辞所打破。它所道出的一切简直是不言而喻的:所有人都对美国不满,包括美国人本身。

俄民众与领导人相互信任

善于倾听和理解人民、合理行事,这是普京的国家所拥有的独一无二的也是主要的优点。它适应人民、迎向人民,这即是说,它不会被迎面而来的历史潮流的毁灭性的、过于沉重的负担所破坏。相应地,这样的国家是有效的、能够长久存在的。

在新的体系中,所有的机制都服务于主要的目标,即最高统治者与公民之间进行可信赖的交流和互动。政权的不同分支机构都会会聚在领袖身边,认为并非自身具有价值,价值体现在保障与领袖联系的顺畅程度上。除他们之外,绕过官方机构和精英团体,一些非官方的交流手段也在发挥作用。

俄罗斯国家的现有模式始于信任,亦靠信任加以维系。这也是它与传播不信任与批评的西方模式的根本区别所在。

在新世纪里,我们的新国家将拥有绵长、光荣的历史。它不会垮掉。它将按自己的意愿行事,在地缘政治博弈的最高联赛中赢得并保住得奖名次。所有要求俄罗斯“改变行为”者迟早都会接受这样的现实。因为他们只是感觉有选择的机会而已。

责任编辑:吴金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